Giruely°

圈名.圆熵||执念想要风夕......||普洪大法好!!!!


*PC主页背景图片id:49788957
PC主页侧栏图片id:8160159

【普洪|长篇】海因里希

重写【穹顶下的祷告】
更名为【海因里希】

1.
男孩儿跻身钻过人群。
他不晓得鞋已经被踩过多少脚了;他的领子扯歪了,勒着有些难受;碍事的东西仿佛通通铺在了这路上,他尽力去追——但总也追不上那棕马尾的家伙!
——急得基尔伯特使劲咋了下舌。
————————————
这里是海因里希,城西。
正是一天里最好的时候。
商铺沿街忙活张罗开,行色各异的大人们在它们之间走走停停。叫卖与讨价还价接踵响起,间或还有马蹄车轮声,以及某些调皮的步子穿梭过人群,扔下一串轻快的笑。
全世界似乎都一片明丽。
不过基尔伯特可没空搭理这些,他正在追偷了他一袋苹果的小偷。等他追出拐口汹涌的人流,他的衬衫一角已...

2017-02-14

【普洪】糖果罐·借物小人。


基尔伯特!
伊丽莎白站在排水口边,冲墙缝里喊。因为外面下着雨,她抱着生锈的铁栏转圈衣裳淋湿了半身,绑头发的半根卷麻绳也耷拉下来,而伊丽莎白似乎毫不在意,单单是望着一片滴水的叶子——眼里是一汪翠色。
听见人叫自己名字,基尔伯特又努力往外挤了一步。来了来了叫什么?
他们是打娘胎里就认识的交情。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贝什米特家和海德薇莉家,是寄宿在维也纳郊区一户贵族屋子的借物小人*。
两家人要说住处隔得多远:他们的“院子”从同一个排水口出去,通往家的路只有那条单人可行的小墙缝,最往里,就是两扇面对面的小木门,没看好门洞打开就会撞在一起那种。
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就认识了——
等到他终于挤出来就被邻居一把拉过去按低脑...

2017-01-28

关于穹顶下的祷告

lo主初三狗届时要备考中考,抱歉长弧3个月。
不是弃坑。
不是弃坑。
不是弃坑。
毕竟脑洞很大大纲通通打好了,虽然我猜到时候也没什么人但还是会更下去的。
特此说明一下。√

2016-02-15

鹿奂太太风夕三刷的调印我才看到。。。
我想知道有没有比我还火星的【手动doge

2016-02-13

【APH/普洪】穹顶下的祷告(长篇.纯爱.中世纪)[chapter.4]

chapter.4
这声呜咽不算大也不算小,却刚好能让离声音源头一门之隔的基尔伯特听得一清二楚,即使是伊丽莎白竭尽所能迅速抿紧了嘴唇,边小声骂着些他听不懂的脏词儿边试图截断回忆继续推进,男孩儿的笑容还是僵在了唇角转而变成呆愣着半张开的样子。
“喂!你怎么了!”
瞳孔随着声音脱口而出一并缩小,基尔伯特气急地从地上爬起来跪到门前,手掌紧紧抵着门另外一只紧抓毛巾的手握成拳顺势叩击上门面,雕花的纹路给皮肉带来的疼痛都没能让手上的力度减轻半分,脸上早就没了嬉笑的神色。他似乎是在害怕,这声呜咽背后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上帝,天知道他曾多希望那副自己日日夜夜盯着看也从看不惯的嚣张嘴脸能被痛呼给扭曲得糟糕透顶。他该高...

2016-01-29

【APH/普洪】倒带「1」

她合上了日记——只是续写。而且这份工作直到刚才为止,就算是正式终了了。

到底写了多少天呢,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总之,她是下定决心不再继续写下去了。于是她抽身离开书桌,没有像往常那样整理好台面,也没有丁点留恋这间偌大的书房。
她像是个与这儿毫无关联的生人,爽快地带上了门。

一条走廊——只够2人并肩通过,地板高低不平,深不可测却能径直看见出口的走廊,两旁都是门。

高大得能与城门相提并论的门;
矮小得只能通过一只兔子的门;
像是用上了所有的珍奇珠宝,耗尽了最好的工匠一生才雕琢出的华丽的门;
破败不堪散发出酸臭,用腐朽的廉价木材拼凑出的门;
形状端正规整的;
门框怪异得扭曲着的…

除了这些门,和不知从哪儿...

2016-01-20

【APH/普洪】穹顶下的祷告(长篇.纯爱.中世纪)[chapter.3]

chapter.3
基尔伯特没有作声,少有的纠结犹豫起来。毕竟他也不是听凭母亲一席话就随意改变态度的孩子。
于是他转回过头对她眨巴了几下眼睛,咬着下唇,让两人保持僵持地对视了会儿。
似乎是并不急于等到回答,母亲见状没有再过多的追问下去,而是站起身揉了揉他的脑袋,顺手从架子上抽出两条干毛巾将其中一条递了给他,努努下巴示意他带给伊丽莎白。基尔伯特松了口气,思索片刻便挥手将毛巾接过来。无论怎么说,至少这点小事他还是必须得帮忙做的。
男孩儿沿着地板上的一些水痕走上楼梯,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人躲藏的地方——这个房子的3楼只有一间小阁楼,以前被作为储物间使用。说来貌似她现在每天就睡在那里。
很多年前那个房间被基尔伯特视...

2016-01-12

【APH/普洪】穹顶下的祷告(长篇.纯爱.中世纪)[chapter.2]

【chapter2】
“伊——丽——莎——白——”
名字的主人不耐烦地双手捂住耳朵脚步加快,就在她来到这个家的仅仅几天里,基尔伯特着了魔一样嬉皮笑脸地天天跟在她后面,就好像一只夏夜的蚊子,嗡嗡声环绕着耳畔怎么也不肯离开。
而另一边,在基尔伯特看来面前这个不讨喜闷闷的家伙身上竟然有着一种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力量,意外的吸引自己。
先不说母亲雷打不动的态度,老爹一口同意收留伊丽莎白包吃包住只需要让她帮忙铁器店里的活儿就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一个学徒能赚来的钱当然无法和她的生活费画上等价于。但看自家父母的神情,简直像是他们又多了个“儿子”——感觉似乎稍微有些微妙?这种小事从来不值得我们帅气的男孩儿挂在心上。无...

2016-01-02
1 / 3

© Giruely° | Powered by LOFTER